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兵油子的第二博客

老兵新传(二)

 
 
 

日志

 
 

(原创)【2010小说】唉,那个圆圆脸小男孩儿(中篇小说)(7)  

2018-06-28 15:58:35|  分类: 小说戏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2010小说】唉,那个圆圆脸小男孩儿(中篇小说)(7) - 老兵油子(2) - 老兵油子的第二博客

       七

       期末考试到了,在惠珺和朱翊两个“冤家”的心里都认为:真正“较量”的关键时刻到了!

       初二四班的学习风气,是风风火火的,在全校各年级中也是拔尖的。在复习功课的过程中,他们仨一群俩一伙儿,自由组合,或集体讨论,或分头做题,或互相交换阅读解题的答案,总之是“八仙过海,各显其能”。由惠珺和朱翊领衔的两“帮”人,都想在期末考试中取得好成绩,以便在双方的“较量”中为己方增加获胜的砝码。应该说,这种学生自发的竞赛,老师是最喜欢看到的。因此,班主任于桐老师为了把这场“较量”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免得因为竞赛造成同学之间的隔阂,就采取了这节课在惠珺她们几个中间讲解,下一节课就到朱翊等几个小男孩儿中间去辅导,为他(她)们排难解疑,并且把他们各自好的学习方法代为交流,促进他们的学习劲头。

       《代数》考完了。

       《汉语》考完了。

       《几何》、《物理》、《化学》、《地理》、《历史》、《动物》都先后考完了。

       这一天下午是考《文学》,这是期末考试的最后一科。监考的是任课的班主任于桐老师。

       教室里,静悄悄的,除了同学们低头趴在桌上用钢笔写字的“唰唰”声,只有前后两个大火炉里“啪啪”的煤块爆燃声和“唿唿”的火焰燃烧声,要不就是于老师隔一段时间掀开炉子盖,添上几铲煤时短暂的铁器撞击声。

       120分钟的考试时间还没用上一半,朱翊就把包括那篇要求不少于800字的作文在内的《文学》卷子答完了,但因为是于老师监考,他不“敢”早交卷,所以只得百无聊赖地闷坐在座位上,一边假装检查卷子,一边在心里盘算着这次期末考试各门功课的成绩可能得多少分,能不能在和惠珺她们的“较量”中胜出……

       这时,一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坐在朱翊前排的惠珺因为一条发辫垂到胸前感到不便,习惯性地向后一甩,然而却在不经意间甩到了坐在她身后座位上的朱翊脸上,又因为她正在聚精会神地答题、写作文,并没有发现自己那心爱的长辫子已经给自己“惹”了祸,只是回头歉意地笑了笑,又去忙自己的考试了。

       朱翊先是一惊,下意识地用手捂住了自己火辣辣的右脸颊和已经溢满泪水的右眼,紧紧地咬着下嘴唇,用那只没有受到伤害的左眼,盯着还在惠珺背后晃来晃去的那两条黝黑发亮的辫子,在心里暗暗地发狠:

       “哼!丫头片子,看我怎麽整治你!”

       揉了揉眼睛之后,他放下手,把已答好的《文学》卷子放在桌上,从书桌里拿出当时用以复写、临摹的又软又薄的绵纸,低下头,先把绵纸裁成一条条细条,再精心地搓成纸绳。纸绳搓好后,他先往讲台前看了看,于老师正坐在椅子上看书;再看看周围的同学,都还在埋头答卷。没有一个人注意他!于是,他轻轻地伸出右手把惠珺背后右侧的辫子拉过来,再轻轻地用纸绳把那条辫子拴在她坐椅的后背上。

       这一切做完之后,他看着自己的“杰作”,抿着嘴无声地笑了笑。

       这时,教室外面已经有动静了,是别的班已有同学交卷了!于是,他一手拿出书桌中的小皮球,一手拿着卷子,在全班第一个交了卷。于老师看了看表,发现时间刚刚过去一半多一点,就无声地指了指卷子问朱翊,意思是“你检查过了?”朱翊也无声地点了点头,意思是“我检查过了。”于老师笑着摆了摆手。朱翊走到门口,又回头看了看还在埋头答卷的惠珺,坏笑着,若无其事地开门冲了出去。

       过了几分钟,惠珺收拾起桌上的文具,又从头到尾把试卷仔细检查了一遍,改了几个字,拿起卷子站起来,但刚刚迈出脚去,便把系着一条长辫子的椅子拖了起来,疼得她发出“哎吆”一声痛苦的惊声尖叫,紧接着眼泪就像开了闸的渠水一样流了出来……

       全班没有交卷的同学都被惠珺的惊叫声吓了一跳。当他们抬头看见她正双手捂着头,一条辫子拖曳着椅子上时,一些男生又发出了一阵并非恶意的笑声。

       于老师走到惠珺面前,帮她把纸绳解开,生气地问:

        “谁干的?”

       没有人回答。

       于老师问与朱翊同桌的文娟:

        “是不是朱翊?”

       文娟看了一眼哭得梨花带雨的惠珺,低下头去说:

       “我看见惠珺甩辫子打了朱翊眼睛一下,是不是朱翊把惠珺的辫子系在椅子上的,我没看见。可能……”

       结果,考完试以后,于老师把朱翊叫了去狠狠地批评了一顿,并让他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给惠珺道歉。这还不算,还在朱翊本学期的操行鉴定上给了个“可”。这可不是件小事!操行,就是现在的“德”呀!当时,操行的评定分四级:优、良、可、劣。操行评为“可”,就是班级里的差生了,要是评为“劣”,轻的要受到处分,重的那可就要取消学籍了。

       这样一来,在两个人之间的“较量”中,朱翊在学期的“德、智、体”综合评定上,就被惠珺远远地拉下了,成了一个无奈的“失败者”。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