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兵油子的第二博客

老兵新传(二)

 
 
 

日志

 
 

(原创)【2010小说】唉,那个圆圆脸小男孩儿(中篇小说)(12)  

2018-07-09 08:45:42|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2010小说】唉,那个圆圆脸小男孩儿(中篇小说)(12) - 老兵油子(2) - 老兵油子的第二博客
 

十二

夏天来临了。火辣辣的太阳尽情地向这个北方山区小县的山野、大地泼洒着热量,人们打眼一望,能看得清小河、溪流上空弥漫着的氤氲水气。河边柳树的枝条,被晒得无精打采的,更加“依依”地垂挂下来,期待着那偶尔一现的微风来临。道旁径侧、沟边壑畔那些阔叶的杨树、桐树、槭树、枫树们,都像羞于让人触摸的含羞草似的,把阔大的叶子卷了起来,摆出一副不敢“谒见”神话传说中帝俊之子——太阳东君的样子……

天热,也没有这个时候的人间热。那时,全国上上下下都处在“赶美超英”的热潮之中,“大跃进万岁”的口号声震响在夏日的天宇,人们像是着了魔似的忘我地在各自的岗位上操劳着,幻想着第二天早上太阳刚刚出来的时候,牛奶、面包就如同玉米饼子、窝头儿加咸菜的早餐一样,倏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然而,邻近期末考试的惠珺和朱翊他们,却没有那麽好的心情,那是因为自己崇拜和敬爱的的于老师和王老师终于被送到不知什麽地方的劳改农场或矿山“管制”起来了,给他们的心灵深处留下了一抹浓重的阴影。同时,在学校初二以上学生下乡参加十几天修水库后难得的一个假日里,惠珺也终于向朱翊坦露了隐藏在自己心中、左右自己情绪甚或可能是决定自己今后一生前途的一件大事。

难得的的休息日,也遇上了一个难得的凉爽的早晨。当朝阳刚刚在远处的山缝缝里挤出半个笑脸的时候,就被一层层轻纱般的雾霭遮蔽了,不甘被挡住的阳光使劲地发着威,给雾霭涂上了一层金红色。惠珺和朱翊沐浴着金红色的彩衣,从居住在不同方向的各自的家里,赶到了同样流淌着金红色河水的小河边。

两个人站在河边的沙砾滩上,望着被朝阳映红的山峦田野,任鸟儿在他们的头顶上来回盘旋,“啾啾”欢叫。朱翊弯身拾起两片薄薄的圆石片,甩臂丢向河面,石片紧贴着水面飞了出去,穿起了一串由大到小的圆圈,最后在河心沉了下去,圆形涟漪则在不断扩大中融入河水的怀抱里。惠珺也捡起一个个小石子儿向河里丢,激起一个个小小的圆圈……两个人笑着,跳着,拍着手,那麽天真,那麽无邪,那麽灿烂,那银铃似的笑声和已变得浑厚的男声相伴,宛若一曲动听的青春二重唱。

随着水面的涟漪渐渐地消融在金红色的河水里,惠珺的眼神也渐渐由欢悦变为沉郁,她背对着朱翊,看着流动的河水,轻声对他说:

“朱翊,今天我约你来这儿,是要告诉你一件事。”

“什麽事?”朱翊又甩出了一片石片,又是一串由大到小的圆形涟漪。

“我……我要转学了。”惠珺的话音中透着一丝悲凉和哀婉。

朱翊猛地停下手,急切地转过身来,反问道:

“转学?!为什麽转学?”

惠珺低下头去,扑闪着长长的睫毛,不让朱翊看见她一双深潭似的大眼睛里泛起的泪光:

“我们家……要搬家了。”

“搬家?!在这住得好好的,往哪儿搬?为什麽搬?不搬不行吗?”

这一连串的问号,让惠珺难以一一作答,因此也就没有回答。她沿着河滩,偊偊地向太阳升起的东方走去,脚步显得有些沉重。朱翊默默地跟着她,下意识地盯着她背后那两条长辫梢上的蝴蝶结,脚步显得无所适从。

潺潺流过的河水……

默默无语的脚步……

走到他们经常在一起温习功课的那片树林里,惠珺停下来,慢慢地回过身,两只大眼睛定定地盯着朱翊想说什麽,但却什麽也没有说出来。朱翊从他已经十分熟悉的那两汪深邃的潭水里,看出了她的哀愁和幽怨,情不自禁地把惠珺的两只手拉过来,握在自己双手的掌心里,急切地安慰着她:

“把烦心事说出来,我和程信、文娟他们共同帮你想办法!”

“我爸爸他们单位说他有历史问题,是‘叛徒’,把他开除了公职,还要遣送回原籍煤城监督改造。”惠珺低声怯怯地说。

“‘叛徒’?!你爸爸解放前不是参加过地下工作吗?”

“他们说,那个时期我爸爸曾被国民党反动派逮捕,关押了半年多。这一段历史说不清楚。”

两个人沉默了,只有林中的鸟儿还在他们的头顶上“啾啾”地叫着。虽然他们还不知道在当时那个时代“叛徒”这顶帽子的份量到底有多麽沉重,将会对他们的成长带来什麽样的影响,但迫在眉睫的即将分离,却已经压得他们有些窒息了。

握在一起的两双手,握得更紧了。这是这一对金童玉女的第一次握手!以往,就连他们在一起排练文艺节目时,也没有这样亲昵地互相握过手。这时,他们通过各自的掌心,都好像读懂了对方心里的那份纯真的友情和深切的关心。在他们还有些懵懂的心里,都感到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暖流,通过双手传达给了对方,两颗心在不期然间都感觉有些甜丝丝的……

朝霞渐渐消散了,太阳从山与山的缝隙中挤着升了起来,山峦和田野由金红色变成了一片金黄色。可能又要放几颗“卫星”的“大跃进”的一天又开始了……

复课以后,惠珺果然没有来,教室里没有了惠珺收缴作业本时的招唤,也没有了她那让人心情愉悦的歌声和笑声……同学们都觉得心里缺失了一些什麽。

过了一个星期,文娟把一封惠珺留给朱翊的信交给了他。信写得非常简单,只有短短的几行字——

“朱翊同学:

我走了,因为不想让你看到我的眼泪,所以没有和你告别。

我非常珍惜这一年多来我们共同学习、共同研究班级工作、共同排练文艺节目的日子,那是让我一辈子都刻骨铭心的日子……不管我走到哪里,我都会记得一个圆圆脸小男孩儿,和他曾经给过我的友谊和帮助!

不要再找我了,我不想影响你。让友谊深埋在我们的心底吧!”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