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兵油子的第二博客

老兵新传(二)

 
 
 

日志

 
 

(原创-散文诗)哦,喇叭花......  

2016-08-11 15:25:04|  分类: 散文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散文诗)哦,喇叭花...... - 老兵油子(2) - 老兵油子的第二博客

                              哦,喇叭花……

看着沿篱扶墙而上的五颜六色的喇叭花,那么璀璨地开在阳光下,打从心里往外透出了一股挚爱,让我再回首,忆起了孩提时代那段无忧无虑的金色年华。

 那时,我还没有上学,整天不是爬树掏鸟蛋,就是上房去揭瓦......有一天,我们一群淘气的男孩儿女娃,簇拥着邻家的姐姐,躲到大人们看不到的犄角旮旯,要去完成计议好的一个“策划”——

 揉碎了刚刚摘下的凤仙花,用花汁染红了姐姐的指甲,又涂红了姐姐的唇和颊,再把几朵鲜艳的喇叭花插上她的鬓发。姐姐笑着,从怀里掏出一块漾着喜气的红纱,一个女孩儿抢过来往姐姐的头上搭......

 哈!姐姐好漂亮啊!我和另一个男孩儿左右手互相握着交叉,一乘“人轿”就搭成了!

 姐姐在小伙伴儿们簇拥下上了轿,在“起轿”的喊声里,我起身迈步朝前跨。顿时,男孩儿们把双手凑近嘴边吹起了“喇叭”,“呜哩哇”“呜哩哇”......

 女孩儿跟在后边笑哈哈,舞动着手里的喇叭花,嘴里喊着:“小小子儿,坐门墩儿,哭哭咧咧要媳妇儿。要媳妇做啥,点灯说话......”

  闲着的大人们也出来看,也都是含着笑意指指划划。

  哎呀!不好啦!没注意走过一条小水沟,我脚下一打滑,送亲的“花轿”散了架,姐姐和我们两个抬轿的,一块儿摔了个大马趴,弄了一身黄泥巴......

  一晃间,几十年过去啦,可每当我看见喇叭花,这段记忆就会清晰地在眼前闪现,耳畔就会响起那欢乐的“呜哩哇”......

  哦,喇叭花,我至今仍然挚爱着像是排兵布阵似的、那一簇簇、一串串盛开的喇叭花!它从谷雨前后出土,五、六月开花,直到寒露霜下,它总是在人们不注意中吐露芳华,从不依富攀贵,从不矫揉造作,它是一种很平民化的、令人感觉亲切的花!

观花沉思中,一首古诗油然涌上心头:“圆似流泉碧剪纱,墙头藤蔓自交加。天孙滴下相思泪,长向深秋结此花。” (注)哦,这就是喇叭花。

 

                               (注)宋代诗人林逋山所作《牵牛花》。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1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