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兵油子的第二博客

老兵新传(二)

 
 
 

日志

 
 

(原创-填词)《过秦楼.词林正韵》阿房吊古【江南书院同题】  

2015-08-24 14:12:13|  分类: 世事国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年08月08日 - 老兵油子(2) - 老兵油子的第二博客                                                        

   

 【填词.词林正韵】《过秦楼》阿房吊古

                            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

                               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

                                                          ——摘自唐代诗人杜牧《阿房宫赋》

 

              战事频仍,不思安众,二皇执筑危楼。                                

              社稷一边弃,肱骨谏言之,惹祸丢头。 (1)

              醉梦赏琴篌,享安奢,酒肉惟求。

              袂裙纱巾舞,沉迷红袖,终致国羞。

 

             莫怪昔楚霸,冲天怒,将阿房尽毁,一炬消仇。 (2)

             实万民皆叛,涓滴汇,复水倾舟。

             前事以为师,刻心扉,未雨绸缪。

             外贼须警惕,清内纯身,磨利吴钩。

 

(1)秦始皇三十七年(前210年)七月,秦始皇在东巡途中病死。当时,

          阿房宫尚未修成。秦二世为实现先帝的意愿,从为秦始皇修陵墓工

          程中调出部分人力继续修筑阿房宫,右丞相冯去疾、左丞相李斯、

          将军冯劫劝阻秦二世停止修建阿房宫,触怒二世,三人被送交司法

          官署问罪处死。秦二世元年(前209年)七月,陈胜、吴广起义爆

          发,阿房宫再次停工,成了半拉子工程。

(2)2003年,考古专家从阿房宫遗址发掘现场没有找到炭灰的痕迹,

         初步断定阿房宫并非毁于大火,而是半拉子工程,从而排除了项羽

         “火烧阿房宫”的结论。

 

      梦竹原玉: 《过秦楼》阿房吊古

 

           斗角飞檐,悬竿追月,半池春色悠悠。

           看绮纨罗佩,翠钿绾花簪,晓镜妆柔。

           国破已堪羞,更无言,怅满箜篌。

           见阿房千里,靡奢埋患,斜棹横舟。

 

           有楚人项羽,豪华殿,付之为一炬,墟土荒丘。

           知史当明鉴,正骄兵必败,覆水难收。

           闻说六朝同,始秦皇,一世风流。

           竟徒生感慨,成也长安,思也秦楼。   

 

   文友兰草赠玉 【过秦楼】阿房吊古

 

           万里秦川,千寻骊岫,共擎金宇琼楼。

           六国脂膏聚,四海媵嫱来,好个风流。

           醉阆乐珍馐,哪还知、枕下存忧。

           梦春秋冬夏,江河湖海,高坐鸾舟。

 

           不料遭一炬,烟灰里、舞台歌殿,倾倒倏悠!

           宏业艰难创,玺书当固守,覆灭何由?

           唯怨这凡人,欲无涯、僭侈无休!

           废墟衰草唤,云雨无常,宜早绸缪。

 

(注)玺书——秦 以后专指皇帝的诏书

            僭侈jiàn chǐ:奢侈过度

 

       附——唐代诗人杜牧《阿房宫赋》全文

     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骊山北构而西折,直走咸阳。

二川溶溶,流入宫墙。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盘盘

焉,囷囷焉,蜂房水涡,矗不知乎几千万落。长桥卧波,未云何龙?复道行空,不霁何虹?高低

冥迷,不知西东。歌台暖响,春光融融;舞殿冷袖,风雨凄凄。一日之内,一宫之间,而气候不齐。  

        妃嫔媵嫱,王子皇孙,辞楼下殿,辇来于秦,朝歌夜弦,为秦宫人。明星荧荧,开妆镜也;绿

云扰扰,梳晓鬟也;渭流涨腻,弃脂水也;烟斜雾横,焚椒兰也。雷霆乍惊,宫车过也;辘辘远

听,杳不知其所之也。一肌一容,尽态极妍,缦立远视,而望幸焉。有不得见者,三十六年。  

        燕赵之收藏,韩魏之经营,齐楚之精英,几世几年,剽掠其人,倚叠如山。一旦不能有,输来

其间。鼎铛玉石,金块珠砾,弃掷逦迤,秦人视之,亦不甚惜。嗟乎!一人之心,千万人之心也。

秦爱纷奢,人亦念其家。奈何取之尽锱铢,用之如泥沙?使负栋之柱,多于南亩之农夫;架梁之椽,

多于机上之工女;钉头磷磷,多于在庾之粟粒;瓦缝参差,多于周身之帛缕;直栏横槛,多于九土

之城郭;管弦呕哑,多于市人之言语。使天下之人,不敢言而敢怒。独夫之心,日益骄固。戍卒叫,

函谷举,楚人一炬,可怜焦土!

        呜呼!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嗟乎!使六国各爱其人,则足以拒

秦;使秦复爱六国之人,则递三世可至万世而为君,谁得而族灭也?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

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1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