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兵油子的第二博客

老兵新传(二)

 
 
 

日志

 
 

(原创-长篇小说)动脉.脉动(23)  

2015-02-24 22:33:43|  分类: 小说戏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优秀火车摄影展播-23(铲河大桥) - H哥 - H哥的博客

                     (本图片采用自网友《H哥的博客》中的照片,在此致谢!)


她对王大成“两面人”的感觉由来已久,可以说从她们第一次约会,女人的直觉就告诉她:这个人,在对情感生活的表白中不够真诚,总好像在刻意地回避和隐藏些什麽。但初恋的女孩子,还是被他潇洒的外表、优雅的谈吐、特别是他对搞好他自己运输专业的那份执著所征服,使她放弃了那由直觉而产生的戒备。虽然以后也曾听到过一些风言风语对他的微词甚或是诟病,也都由于组织上的信任、职务上的升迁,让她偶而产生的怀疑和不信任感随之而去了。尽管结婚已十六、七年,儿子都已上了高中,但在她的潜意识里,她一直相信自己那敏锐的女性直觉,决不会是空穴来风。直到这次出乘因为遭遇“温馨”热带风暴,中途遇险,耽搁了两天以后,她回到仍被窗帘遮蔽得严严实实的家,她才拿到了王大成情感上“两面人”另一面的证据——

 5429次列车晚点三十多个小时,终于平安返回K城。她到客运段向段长和段党委书记汇报了遭遇热带风暴后值乘的情况后,回到了已经离开六天(正常值乘往返是四天)、被乘务组的姐妹们们称之为“幸福终点站”的家。

 打开门,扑面而来的是一股夹杂着香烟气味的潮气。宽敞的客厅里,黑昏昏的,通往露台的落地窗还严严地拉着窗帘。她把客运段统一配发的小衣箱放在了玄关处的地板上,换了双拖鞋,走过去拉开窗帘,打开露台门。顿时,一股清新的海风吹来,她伸展开双臂,深深地吸了一大口带有些微海腥气味儿的新鲜空气。

她脱掉制服,换上了家常的衣服。现在,她已不是那个在疾风暴雨里指挥若定的女列车长了,而是一个“小女人”、这个“幸福终点站”的“站长”了。她用审视的眼光打量一眼这个在她看来已失去“正常秩序”的家,开始里里外外整理起来。

她打开卧室门,去拉也是遮得严严实实的窗帘,短短的几步路,却让她嗅到了一股她从未用过的女人用的香水气味儿,还隐隐约约有一股不同于王大成体味儿的另一个不熟悉的女人的体香味儿。

她忧疑地自问:

  “有个女人来过?在我不在家的时候来过?”

当她从自己枕过的枕巾上捡出一根焗着栗色的长发、从杂乱地扔在席梦思床上的毛巾被底下捡出一个女人贴身戴的镶着蕾丝花边的黑色半透明文胸时,她的噩梦终于被验证了!她仿佛看到,那个自己尚不知是谁的女人,在这张对自己来说曾经充满无限温馨和浪漫的床上,赤裸着身体,与她的丈夫无耻地翻滚在一起的淫靡情景……

她感到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翻滚起来,像是要一起涌出喉咙口似的……

她急忙捂住嘴,踉跄着跑进卫生间,趴在洗手盆上一口连一口地把在列车上吃的早饭都呕了个干净利索,甚至还吐了两口黄色的胃液,这才算止住了胸腹内的痉挛。她打开水龙头儿,用清水冲净了秽物,又打开排气扇,把充斥在卫生间里的异味儿排出去。接着,便浑身一软,坐在了铺着防滑地砖的地上,两眼直直地,盯着梳妆镜子里自己失神的影像。

她在心底里问自己:“雁子(她的亲人、朋友,包括王大成平时都是这样亲昵地称呼自己),这就是对你在十七、八年里付出全部青春和爱情的回报吗?”

她想痛哭,但眼泪却逆着她的心理无声地流下……

她想大喊,但声音却无端地被她噎在了嗓子里……

她想爆发,但她浑身连站起来的力气好像都消失了……

就这样,她无力地坐在卫生间的地上流泪,一任自来水“哗哗”地流着、排气扇“嗡嗡”地响着。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连续炸响的电话铃声让她从无助的惊愕中苏醒过来。她猜想,这可能是儿子从寄宿学校来的电话,于是颇为费力地站起来,关掉了水龙头儿,关上了排气扇。回到客厅,拿起仍在响铃的电话。话筒里果然是儿子欣力的声音:

  “妈,您回来了?听说您那趟车差一点出事,我真担心。打爸爸的电话,他不接,打您的电话,又打不通。真急死我了!”

听到儿子在电话里这一连串连珠炮似的问话,她的心里浮出一种母性的骄傲和柔情。她感到,顽皮的儿子突然间长大了,知道心疼自己的妈妈了!

  “欣力,妈那趟列车没事。多亏你永清叔叔豁出生命救了我们。”

  “妈,这些我都知道了。永清叔真是个英雄!我爸现在在哪儿?”

  “他正在抢修铁路的第一线。我们都好,你安心复习功课吧,准备好期末考试。”

  “您和爸爸都好,我就放心了。妈。您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欣力,你要注意休息,别太累了。”

  “放心吧,妈!拜拜!”

儿子已经放下电话半天了,握在洪雁手里的话筒里响着连续的“嗡、嗡”声。她舍不得放下话筒,握着它,就像握着儿子小时候胖胖的小手,娘儿两个一边逛公园、逛书城,一边听着儿子那充满问号的絮语一样......过了一会儿,她轻轻地放下话筒,心里慨叹着,她慨叹儿子的倏然长大,她慨叹自己的青春不再,她慨叹这个原本完整、幸福的家现在已经濒临破碎的边缘了……

面对着眼前这个让她曾经十几年魂牵梦萦的家,她重新鼓起了勇气。因为她有儿子!有个知她、疼她,也让她疼爱、牵挂的、一定会有出息的儿子!

她振作了,比刚才没发现那让她震惊、伤心的“证据”之前还要有力量!她把各个房间的窗户全部打开,把客厅沙发、靠椅上的罩巾和卧室里的枕巾、枕套、床单、毛巾被等等一干床上用品全部投进了洗衣机。她要在自己的家里,彻底清除那恼人的晦气。

她下定了决心,只要她是这个家的主妇一天,她决不允许任何别的女人侵犯她的“主权”!

谁也不行!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10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