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兵油子的第二博客

老兵新传(二)

 
 
 

日志

 
 

(原创-长篇小说)动脉.脉动(26)  

2015-02-27 23:09:54|  分类: 小说戏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长篇小说)动脉.脉动(27) - 老兵油子 - 老兵新传

 

第六章


在韦正锋的办公桌上,并排放着两封字体相同的举报信的复印件。第一封是匿名的,第二封则在信的开头就明明白白地写着举报者的名字:杨青。但遗憾的是,这第二封实名举报信却没有能够写完。

这封信,是他在召开庆功表彰大会那天,从K城铁路公安局刑侦支队于队长手里拿到的。

庆功表彰大会结束以后,他发现洪雁的情绪有些异样,正不知如何安慰她的时候,接到了K城铁路检察院反贪局郑局长的电话,告诉他:在某铁路住宅小区,发现一个坠楼身亡的退休高级工程师。从死者住宅里发现了一封尚未写完的写给K城铁路人民检察院反贪局的举报信,并让他立即赶去协助调查。

当韦正锋驱车赶到案发现场时,正好是午休时分。这是一个花园式的住宅小区。小区的入口处,迎面矗立着用两根不锈钢管并在一起的不规则的圆环,和同样用两根不锈钢管扭在一起的弯弯曲曲的曲线交错的印象派的、象征着铁路无限延伸的标志物。一进小区大门,入眼的就是供小区居民休憩的假山、喷泉、流水、亭台、水榭和绿茵遮蔽的弯曲小径等各种精巧别致的建筑小品。小区中央,整齐地排列着十几样供人们健身用的体育器械。楼与楼之间,是一排排葱郁的绿树、一个个花团锦簇的花坛和修剪得平平整整的绿茵茵的草坪。彩色耐压混凝土花砖铺就的甬路,直通到每一幢楼每一个单元的门口。

从表彰会会场和工作单位回家吃午饭的职工、附近在家的家属、刚刚中午放学回家吃午饭的孩子,此时早已里三层外三层地围在了刑侦人员在标有“5号楼”楼外面拉起的黄色警戒线外。小区保安守在那里帮助维持秩序。他拨开人群,走到已经用白色塑料布遮盖起来的死者处,掀开看了看,便被刑侦队的同志带到了四楼。

死者所住的5号楼,是一个一梯两户的六层住宅楼。楼道整洁、静谧,两户户门相对,相同的绿色金属防盗门。在405户门前,有一双不甚清晰的足迹已被粉笔画出的圆圈圈了起来。进门之前,他把刑侦人员递给他的塑料鞋套套上,又戴上了一副雪白的薄手套。进屋以后,刑侦支队的于队长就把一封没有封口的信封给了他:

  “老韦,这是死者写给你们的一封没写完的举报信。”

韦正锋接过来,抽出里面的信。

信,是这样写的——

  “反贪局领导:

我叫杨青,是一年前从路局建设项目管理中心退休的高级工程师。退休后,铁建监理公司聘请我担任工程监理。我监理的第一个工程就是第六次提速的重点工程K274桥和K270+800处的高路堑工程。

半个月前,我曾写过一封匿名举报信,对K市路桥工程集团有限公司承建的高路堑工程存在的质量问题和对母子河桥工程的怀疑,对一些人的不法行为进行了揭发,并随信附有他们给我的五万元“封口费”。同时,对自己在工程竣工时不敢说真话、拿黑钱的作为愧悔万分。特别是听到这两个工程在热带风暴侵袭时被毁,阻断了铁路运输,还险些造成不可想象的人、车灾难,更是深感负罪深重。

前天晚上,一个一直自诩为是我的‘学生’的人,又给我送来了十万元钱,说是路桥工程集团公司对我在工程施工时的‘帮助’和‘指导’,表示的一点‘意思’。我知道,这又是一笔‘封口费’,当即被我拒绝,并把他赶了出去。我也知道,这些人是什麽事都干得出来的。但是我不怕。为了我作为一个受党教育多年的知识分子的良心……”

信写到这里,就嘎然而止了。

韦正锋想,一定是碰到什麽意外的事情,迫使这位有着一身正气的老人放下了他手中的笔……

他把信递还给刑侦支队于队长:

  “老于,对这位杨高工的死,你有何高见?”

  “从现场的尸体来判断,是头朝下、后脑勺着地,也就是后仰着跌下去的,这不像是站在窗台上够东西、或者是擦玻璃等失足掉下去致死的。再从这封没写完的实名举报信来看,也可以肯定不是自杀。那麽,唯一的结论就是他杀。”

  “这封信是在哪儿找到的?”

  “在书橱里,在一本放在其他书上面的一本精装《混凝土和钢筋混凝土结构》的专业书里夹着的。估计是正在写信的时候来了不速之客,匆忙中随便夹在了他常看的工具书里。因为信是写给你们的,还写明半月前曾写过一封匿名信。这才给你们打电话,把你的‘大驾’请来。”

  “老于,从凶手把作案时间选择在今天上午这个时段来分析,可以肯定嫌疑人是熟悉死者和他邻居家的情况的,也知道今天上午路局开庆功表彰大会。所以,嫌疑人或嫌疑人一伙便利用这时小区里人员较少、不大会引起人们注意、便于进出安全的相对有利时机,‘造访’刘高工家,威逼利诱无效,最后才痛下杀手的。”

  “正锋,你的分析有道理。尽管可能的作案人把房间内的痕迹清除了,但还是在门口留下了足迹。”

  “老于,能否让我把这封没写完的举报信先拿回去复印,以后再还给你?”

  “可以。但愿它对你们的调查工作能有所帮助。”

韦正锋把那封半截子举报信用刑侦人员递过来的透明塑料袋子装好,小心翼翼地放入自己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返回了检察院。

 

床头柜上静卧着的电话,像是突然间跳了起来,爆响起一阵紧似一阵的铃声。战莉莉推开腻在她怀里求欢的孙世林,抓起了电话,听筒里传出她熟悉至极的声音:

  “莉莉吗?是我。你马上到九重霄大酒店顶层总统套房来,有急事。”

  “什麽急事?”

  “别问了,很紧急!”

战莉莉也有些慌了,急忙放下电话,把仍在抚弄她的孙世林推开,下了床,开始穿衣服。

  “谁的电话?这麽晚了还不让人消停。”孙世林躺在床上不满地问。

  “‘老板’来的电话,说有急事。”战莉莉边在梳妆台前整妆边回答。

听说是“老板”来的电话,孙世林先是沉默了一下,继而被胸腔里压抑很久、此时突然爆发的一股浓浓的醋意所左右,猛地从床上跳起来,提高了嗓门儿说:

  “‘老板’、‘老板’,在你的心里就只有‘老板’!还有我这个丈夫吗?”

战莉莉停下梳妆,呵斥了一声:

  “世林,你嚷什麽?!"

看他气咻咻的样子,转而柔声细气地说:

  “世林,我知道,你是个男人,对自己的老婆任别人驱使心理上很不平衡。可你想过没有,如果没有‘老板’喜欢我这个前提,能有你的今天吗?不是我心里惦记你,‘老板’能提携你吗?凭你那两下子,不用说你现在这个处级干部,就是连个小科长你也当不上,充其量也就只能是个小小的工程师而已!”

随着她的一番话语,孙世林慢慢地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垂下了头,坐在了床边。战莉莉走过去,把他的头揽在了自己胸前,轻轻抚着他的头发,安抚着:

  “结婚时我们不是曾有个‘约法三章’吗?你怎麽忘了?我豁出自己的身子,既是为了我们战家,也是为了你们孙家!你知道吗?”

  “可我实在不愿意听别人背地里议论,说我是王……一个男人谁甘心戴这顶‘绿帽子’?”孙世林喏喏地说。

  “你也别在我面前装出个‘圣人’的面孔,你以为你做的那些男盗女娼的事儿我不知道?你跟我哥哥在外面玩儿过多少女人我不知道?哼,只要你别把一身脏病带回家里来,我就谢天谢地了!”

说完,转过身,头也不回地穿上鞋,出了门,丢下孙世林一个人在那里独自发狠。

听着外面高跟儿鞋“咯咯咯”的响声渐渐远去,孙世林磨磨蹭蹭地穿起了衣服,自顾自地发狠说:

 “你去找‘野汉子’,我也没必要为你‘守身如玉’。我出去找‘鸡’去!”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9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