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兵油子的第二博客

老兵新传(二)

 
 
 

日志

 
 

(原创-长篇小说)动脉.脉动(11)  

2015-02-13 08:29:45|  分类: 小说戏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长篇小说)动脉.脉动(11) - 老兵油子(2) - 老兵油子的第二博客

 

越野吉普嘎然停住,把王大成从回忆中拉回到现实中来。

“王局,前面的路汽车过不去了。”司机老李指着前方不远处被山水冲断的公路说。

“到274桥还有多远?”

“大约三公里左右。”

“好吧,我们走着去。”说着,王大成推开车门下了车,径直向前走去。同车的秘书小王和万处长及另一辆车里的安监室主任、工务处长等人,也都紧随着下了车。

王大成边走边打电话:

“调度指挥中心吗?我是王大成。刘局长在调度台上吗?刘局,是我。各路抢险队伍都出发了吗?好,让他们随时汇报进展情况。我已经快到274桥了,有情况随时联系。”

一行人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蹒跚着……

 

5429次列车红白相间的车体,在熹微的晨光中渐渐显现出轮廓。不一会儿,那一长溜车窗,在初升的太阳光照耀下,闪射着一条宛若蛟龙似的光芒,给风雨“梳洗”后的山野,凭添了一道不可多见的风景。

车厢内,回荡着悠扬的乐曲,乘客们坐在各自的座位上,吃着列车免费提供的早餐,协助维持秩序的军人、武警和民警们,有的帮助列车员送水、有的在整理行李架、有的在拖地板……

软卧车厢的列车乘务室里,静静的,只有两个人。经过紧急处置的张永清头上和右臂缠着已经渗出血来的绷带,闭着眼,躺在铺位上。别的参与救治的医务人员都走了,只剩下6号车厢那位带孩子的年轻女人——张永清的妹妹张梅,她一边拿浸了消毒水的棉球,轻轻地擦拭着哥哥脸上的血迹和泥水迹,一边轻声地问:

“哥,疼吗?”

张永清微睁开眼:

“不疼。梅子,你怎麽在这趟车上?”

“我来K城医科大学进修。”

“怎麽不提前打个招呼?”

“想给你和嫂子一个惊喜。”

“都快四十岁的人了,还那麽……”张永清眼里含着嗔怪,吃力地抬起左手指点着自己挚爱的妹妹。

“哥哥——”张梅娇嗔地拉住了哥哥指着她的手,“哎呦,光顾着忙活你了,把毛毛给忘了。”

“你把毛毛带来了?”

“我走了,你那个当医院院长的妹夫恐怕连自己都顾不过来,放假这一个月,让毛毛自己一个人在家,还不得把天都戳个窟窿?!”

“对,应该带他来,让他和亮亮在家一块儿闹去吧。”

这时,有人敲门。张梅拉开门,毛毛站在6号车厢列车员的身边,眨着那双大眼睛:

“妈妈,阿姨告诉我说,那位拯救了列车的英雄在这儿。”

张梅把毛毛拉到身边,向替她照顾了半天孩子的列车员道了谢,然后指着躺在床铺上的张永清说:

“这就是你说的英雄。”

毛毛细细打量着已有点儿变了模样的张永清,渐渐地露出了惊喜,冲上去,拉住张永清缠着纱布的右臂:

“舅舅,是你——”

张永清疼得一皱眉头:

“唔……你这个毛小子……”

张梅拉开毛毛的手,嗔怪道:

“舅舅受了伤,你轻一点!”

毛毛不顾妈妈的劝阻,径直坐到了舅舅的身边,喋喋不休地问这问那。

门又开了,洪雁笑着走了进来,亲切地问道:

“永清,你怎麽样?”

“没事儿,不少胳膊不少腿儿的。”张永清轻描淡写地回答。

“没事儿?头上流了那麽多的血,又让雨水泥水浸了伤口,右上臂骨折,还没事儿?!”张梅痛惜地数落着哥哥。

洪雁这时才顾得上仔细看一看永清的妹妹张梅:淡紫色碎花毛T恤,扎在时尚而平常的浅蓝色纯棉水洗牛仔裤里,穿一双黑色半高跟皮凉鞋,衬着她不胖不瘦、曲线玲珑的高挑身材,加上带着微笑的粉白脸颊,黝黑的马尾辫在身后顺畅地垂着,再配上不停眨动的长睫毛下水汪汪的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真是娉婷清丽,风姿绰约。虽然也应该是年近四十了,但看去也就像三十岁左右的样子。好漂亮的一个梅子!

她急步上前,拉住张梅的双手:

“你是张梅吧!早就听说过你,就是没见过。真是个漂亮的姑娘!”

“还‘姑娘’呢,都快要当‘婆婆’了!”

张永清从与毛毛的絮叨中,插了一句话:

“梅子,这就是你大成嫂子。”

“大成嫂?!”错愕中的张梅,下意识地抖了一下,随即沉静了下来,端详着这位曾被她诅咒过无数次的女人:整洁的天蓝色制服衬着她曲线玲珑的身躯,威严的大盖儿帽下,一双大大的丹凤眼闪着坚定而睿智的光,左臂上红色的菱形列车长臂章和右手中拿着的无线对讲机相衬着,让人不禁被她的飒爽英姿所感染,会随着她的手势去从容面对当前的意外困难。好一个巾帼女杰!张梅忙附和着洪雁的话说:

“大成嫂,你才是个美人儿坯子呢!”

“还美人儿呢,四十了。不是有人说,现在的女人‘二十是篮球,三十是排球,四十是足球’,我已经是就要让人家踢出去的‘足球’儿了。”洪雁半真半假地调侃了几句。

张梅也半真半假地跟了几句:

“大成哥要是敢把你当‘足球’儿踢,我看那是他瞎了眼!”

洪雁哈哈笑了,一把把张梅拉过来,搂在怀里:

“他不敢!有你这个妹子撑腰,他更不敢了!梅子妹,你过得还好吧?!”

“好!我很好!”趴在洪雁肩头上的张梅,眼里泛出一星泪光。

巧的是,这时洪雁手机的铃声响了:

“我是洪雁。是,我们做好折返回N城的准备。”收机后,她转向张永清说,“永清,上行线便线修通后,列车将要从上行线返回,大约在今天19点前后回到K城。”接着,转过身对张梅说,“还得麻烦你照看一下张段长,有事情随时让列车员找我。”

说完,爱抚了一下毛毛的脸,开门走出了乘务室。

张梅有些失神地望着洪雁的背影,脑子里还在想着洪雁问自己的那句话:

“你过得还好吗?”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10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