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兵油子的第二博客

老兵新传(二)

 
 
 

日志

 
 

(原创-长篇小说)动脉.脉动(10)  

2015-02-12 08:26:51|  分类: 文苑幼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长篇小说)动脉.脉动(10) - 老兵油子(2) - 老兵油子的第二博客

 

那一年的五月下旬,位于沿海的K城虽然还没有进入夏季,但连续几天气温27、8摄氏度左右的干热天,给了习惯于温润春夏之交,还没有做好度夏准备的K城人一个猝不及防的“温柔一刀”。刚刚换上长袖衬衫的男人们,在匆忙之间被短袖衬衫或者T恤所代替,而那些天生爱美的女性们,则更是一下子换上了有着五颜六色的花色和各种新样式的短裙和露背衫,甚至有的式样还是照猫画虎地刚从T型台“扒”下来的,尽情地显示自己被捂盖了一个冬天的傲人的身材,变着法儿地吸引着人们的眼球,暗暗计算着“回头率”。

就在这时的一个闷热的晚上,王大成遇到了他做梦都在想的“鲤鱼跳龙门”的机遇。十几个K城几所高校的大学生,不听劝阻,强行登上了开往北京的直达特快列车要进京上访。上车之后,就先后聚集在列车靠近餐车的八号硬席车厢上,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起“形势”来了。列车乘务人员马上向有关部门作了汇报,在离开车还有十分钟左右时,K城铁路分局客运部门、公安部门、客运段和K城站就来了五六个人,他们将十几个学生请到餐车上,开始动员他们下车。王大成就是这些动员学生下车的人中间的一个。起初,学生们还有一点情绪,高声争辩,但在苦口婆心的劝导下,渐渐静了下来。特别是听了王大成所讲的,从自己刻苦求学的经历、到从业后的感悟、再到社会现实因改革开放所取得的日新月异的发展变化等等,论理清晰,佐证翔实,使在场人的心中都引起了共鸣。最后,那十几个年轻人都心悦诚服地下了车,由K城站派车把他们送回了各自的学校。

王大成出色的辩才和在政治方面的坚定表现,被K城铁路分局有关部门的领导看在了眼里。

 

当那十几个幼稚的年轻学生登上汽车被送回各自的学校以后,还饿着肚子的王大成在火车站广场的一隅,被浓浓的海鲜和啤酒交织在一起的香味儿,引进了一家不大、但很素雅的小餐馆。刚进门,当草珠帘子还在甩动着,在嘈杂的人声、酒气里,他听到有一个熟悉的声音招呼他:

“大成,到这儿来——”

循声望去,在一个对着门的火车座隔间里,他的科长廖问山正在向他招手。这个隔间,可以坐五、六个人,但只有已喝得满脸通红的廖科长和一个他不认识的、但看起来和廖科长十分熟稔的中年男子。

“来,大成,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老乡、咱们分局干部分处的原副处长。老原,这就是我常对你讲的、我们科的小王,王大成。”

王大成有些拘谨地和原副处长打了个招呼,坐在了廖问山的身边,看见桌上已经杯盘狼藉,忙又站起来说:

“我去点几个菜。”

待他再回来时,身后跟来两个女服务员,每人端着两盘菜,一个男服务员拎了一捆啤酒(十瓶)。

“原处、廖科,我来得晚,按酒桌上的规矩,应该先自罚三杯。”说着,打开一瓶啤酒,连喝了三杯,又打开另一瓶啤酒在原、廖二人的杯子里各满了一杯,“现在,我敬二位领导一杯,感谢领导对我各方面的关照。”

三个人碰了杯,一饮而尽。接下去,在推杯换盏之间,原、廖二人不断地夸奖王大成:人年轻,头脑活,精业务,有眼力见儿,大有前途。同时,也借着酒劲儿,口无遮拦地向他念起了在铁路这个特殊的中央企业里的“官场经”——

铁路这个行业,和矿山(像煤矿)、冶炼(像钢铁)、其他垄断性行业(像电信、电力)一样,要走仕途,要想“有所作为”,必须要么进“圈”,要么入“帷”,二者必居其一。否则,你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只能自叹“怀才不遇”,去怨天尤人了。

这个“圈”,也就是毛主席他老人家曾讲过的“山头”。在当前最流行的就有两类:一类是“同乡圈”,一类是“同学圈”或者“战友圈”。能入“圈”不容易,入“圈”之后,还要善于把“圈”中的关系为己所用,发挥其最大“效能”。改革开放初期不是有句顺口溜,叫“十个公章,不如一个老乡”,还有“同学亲,同学亲,一辈同学辈辈亲”一说嘛。咱们中国,历来就是孔孟当家,历朝历代也都是既反“乡党”,也反“朋党”,但成大事者,靠的却也是“乡党”、“朋党”之力。所以,如果你自视清高,不进这两个“圈”中的一个,那你的政治生命可能就是“短命”的,在仕途上也就不会有大的发展。当然,也有的出类拔萃着,当了官,有了政绩,也可以坐稳一些时候,但如果没有什麽“靠山”或者“后台”,再要升迁,那可就不那麽容易了。能再升迁的,也就是凤毛麟角了。

入“帷”,则是仕途上的一个捷径。这个“帷”,说白了,就是要和有权有势的人攀上亲,就像京剧《铡美案》中的陈世美那样。在这里,又有两种,上者,利用自己的“优势”(容貌、财富、业务的能力、钻营的本事),做权贵者家的“入幕之宾”,利用裙带关系,去打通各方面的“关节”;下者,厚着脸皮,和权贵者论上什麽“姑表”、“姨表”的八竿子也打不着的亲戚关系,再经常想方设法去“孝敬”“打点”,取得信任,然后再以此招摇,也就会有那麽一些马屁精之流“爱屋及乌”,对你加以“关照”,即使你狗屁不懂,纯是庸才,也有可能被授以重任。

你看看现在哪个行业不都是演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齣戏?一个人当了权,他的老婆、孩子、还有什麽七大姑、八大姨,秘书、“小蜜”什麽的,统统会受到“得道”的幸运儿的百般照顾。因为你有了“权”,有了“官位”,即使你自己不去做,也会有那麽些给你吹喇叭抬轿子的人出头去给你做,甚至比你本人想得还仔细,做得还“实落”。你在农村还没出来的,给你办个“农转非”,再安排到“有油水”的岗位上;没房子的,想方设法给你分一套“套三”至少是“套二”,美其名曰是“提高生活质量”。反正是“一荣俱荣”,不一而足。你再看看哪个权贵者不是一个人出了问题,一拽一大串,一牵一大批?什麽夫人、儿子、儿媳、女儿、女婿,什麽秘书、司机、什麽情人、“小蜜”……

这番“官经”,虽然让人听来似是而非,但对王大成却起到了振聋发聩的作用。他感到,从这些话里,让他找到了一条彻底蜕去“农民的儿子”这张皮的捷径。同时,他也把刚进城里读大学时“一定要闯出一番新天地”的心声,改换成“一定要攀上权势山峰”的誓言。

所以,在那一年的年底,廖问山被提拔为K城车站副站长、他当上技术科副科长以后,廖问山给他介绍自己的老领导洪海涛的女儿洪雁做自己的女朋友时,他虽然觉得在良心上对不起与自己青梅竹马的张梅,还是咬着牙应承了。因为,他觉得这对自己是个“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的机遇。虽然他也知道洪海涛书记是个出了名的正派人,他从未对自己的三亲六故给过哪怕是一点点的额外照顾,就连他的亲生女儿也还在客运段当一个普通的列车员。但那毕竟是棵“大树”,有了“大树”,就不愁没有“荫凉”。

就这样,他彻底背叛了曾经对张梅发过的“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山盟海誓,把那个曾经使他惊艳的“邻家女孩”丢到了九霄云外,开始了对洪雁的追求,开始了他认为是将对自己一生造成“决定性影响”的“赌博”。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