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兵油子的第二博客

老兵新传(二)

 
 
 

日志

 
 

(原创-中篇小说)逝去的青春(7)  

2015-01-20 16:21:50|  分类: 文苑幼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中篇小说)逝去的青春(7) - 老兵油子(2) - 老兵油子的第二博客


      十三

  就这样,时光如白驹过隙,倏然之间就过去了三年。
      在这三年中,惠珺没有给朱翊写过片纸只字、也没有捎过只言片语。他也曾按文娟提供的地址写过几封信,但却都如泥牛入海,杳无回音。没办法,只能无奈地从文娟那里得到一点点支离破碎的关于惠珺的消息:
   “小珺一家在煤城已经安顿好了……”
   “小珺上了新学校,一切都好……”
   “小珺的爸爸找到了新工作……”
   “小珺考上了煤城高中……”
  现在,他已长成为一个壮壮实实的小伙子了,在县高中里是各科学习的翘楚、文体活动的骨干。让老师和同学们感到不解的是,他总是像经历了人生无数坎坷的成年人那样,在英武的眉宇间,不时会若隐若现地闪出一丝忧伤,显得和他的年龄极不相称的早熟。在他们热火朝天准备高考的时候,他和程信及其他两个男同学,幸运地被保送到海军某舰艇学校学习,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人,实现了他的夙愿。但在他的心里,还有着一个也可能终生都解不开的心结,那就是:为什麽两个为共和国教育事业恪尽职守的受人尊敬的老师、一个曾经为共和国的诞生出生入死的有功之臣,在一夜之间却沦为了“阶级敌人”?!难道在我们这个人民当家作主的社会主义国家里,还会有把白说成黑、把鹿指为马的事情存在吗?!
  入伍以后的第二年,经过文娟的帮助,朱翊和惠珺中断近三年的联系终于恢复了,鸿雁开始在两个人之间开始频繁地传递书信。在最近他写给她的一封信中,除了约定暑假时来煤城看望她之外,还附了这样的一首诗:
   “在我记忆的书本中—
   印着你领舞《十大姐》那婀娜多姿的身影;
   在我记忆的舞台上—
   响着你演唱《喀秋莎》那坚毅动听的歌声;
   在我记忆的大海里—
   激荡着“胖大海”水所承载的同学间纯真的情怀;
   在我记忆的最深处—
   蕴存着《打猪草》戏里我和你演绎的无邪的友情……”
   
   十四

   “从滨海城开来的火车就要进站了……”煤城火车站预告列车到达的广播又响了。
  车站的服务人员看到,连续十天都来接人的那位漂亮姑娘,今天又来了。这已是第十一天了!与昨天不同的是白色的连衣裙,换成了上白下蓝的学生装。雪白的衬衣扎在毛蓝色的制服裤子里,更显出她体态的窈窕,那两条黝黑发亮的长辫辫梢上,跳动着两个蓝色碎花的绸蝴蝶结,是那麽活泼,那麽充满生气。
  她还是像前十天一样,一双大大的眼睛在下车的人群中搜寻着,对每一个从她面前走过的军人她都要紧盯几眼,俊秀的脸庞上,仍然是一会儿写着“希望”,转瞬间又写上了“失望”……
  站台上等车的旅客早已上车,下车的旅客也差不多都出站了……
   “难道他今天又……不能来了?”她不禁暗暗地问自己。
  猛然间,她看见一个身穿上白下蓝海军军装、斜挎着军用挎包的小伙子,从靠近餐车的一节车厢门跳了下来。虽然大檐儿帽压在眉梢上,看不清那人的脸面。但直觉告诉她:
   “是他!他来了!”
  她快步向那节车厢走去——
  近了,可以看见那张充满激情的圆圆脸儿了……
  近了,能看见帽沿下那双充满英气的眼睛了……
  近了,熟悉的笑容向着她春花般地绽开了……
  近了,连他唇上初长的绒毛都依稀可见了……
  在相距不到一米距离的时候,她和他几乎同时停下了脚步,谁也没有一句话,也没有一个动作,只是相互用眼光打量着,用眼神交流着——
   “变了!”从她亭亭玉立的身姿上,他深深感到俗语说的“女大十八变”是多麽地充满哲理。
   “变了!”虽说还是那张圆圆脸儿,但她明显地感到孩童的稚气已经被男子汉的孔武所替代。
   “漂亮了!”原来那个扑蝶的小姑娘,如今出落得这麽漂亮,让他有种惊艳之感。
   “英俊了!”那个拴她辫子的小男孩,已经像一座大山一样,巍然站立在她面前。
  她的眼睛在说:“你终于来了!”
  他的眼睛在答:“让你久等了!”
  他从她的眼睛里读到:“你知道吗?三年多了,为了你,我‘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啊……”
  她从他的眼睛里读到:“知道!挚友间的牵肠挂肚,真是‘请君试问东流水,别意与之谁短长’啊!”
  她在对他说,“无限事,不言中”。只要你好,我就心安了!
  他在对她说,“情在相逢终有期”。我来了,我们终于见面了!
  她在对他说,你知道,我的家里有“历史问题”,你能接受吗?
  他在对她说,我知道,那和你有什麽关系?出身是不能选择的。
  她问他:你们组织上会同意吗?
  他回答:大不了不穿这身军装……
  两个人默然无语地相对站着,你望着我,我望着你,只是用心灵在进行交流,进入了物我两忘的状态,仿佛时间和空间都凝固此一刻……
   “姑娘,你终于接到人了,真是‘苍天不负有心人’啊!”
  站台上卖货大嫂的一声召唤,把两个无言相对又真情切切的少男少女,从神交中唤了回来。惠珺的脸“唰”地一下子变得更红了,有些羞涩地眨了眨珠帘似的睫毛,点了点头,轻轻道了一声谢。
  等在出站口的客运服务员大姐,也朝着两个人送来祝福的笑……
  今天的晚霞比昨天还要绚丽,金红色的霞光,洒在并肩向车站外走去的她和他的身上,同样上白下蓝的装束镀染上一层金红色的铠甲,像极了他们在河边告别时的情景,但此时的心情和那时的心情却是截然不同的……
   在那个讲究“出身成分”的年代里,这一双青年男女间的感情归宿到底会是什麽样子的呢?真能像俗话说的“有情人终成眷属”吗?谁也不敢断言。
   那麽,就让我们祝福他们吧!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1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