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兵油子的第二博客

老兵新传(二)

 
 
 

日志

 
 

(原创-中篇小说)逝去的青春(4)  

2015-01-17 14:54:37|  分类: 文苑幼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中篇小说)逝去的青春(3) - 老兵油子(2) - 老兵油子的第二博客

      七

  期末考试到了,在惠珺和朱翊两个“冤家”的心里都认为:真正“较量”的关键时刻到了!
  初二四班的学习风气,是风风火火的,在全校各年级中也是拔尖的。在复习功课的过程中,他们仨一群俩一伙儿,自由组合,或集体讨论,或分头做题,或互相交换阅读解题的答案,总之是“八仙过海,各显其能”。由惠珺和朱翊领衔的两“帮”人,都想在期末考试中取得好成绩,以便在双方的“较量”中为己方增加获胜的砝码。应该说,这种学生自发的竞赛,老师是最喜欢看到的。因此,班主任于桐老师为了把这场“较量”引导到正确的方向上,免得因为竞赛造成同学之间的隔阂,就采取了这节课在惠珺她们几个中间讲解,下一节课就到朱翊等几个小男孩儿中间去辅导,为他(她)们排难解疑,并且把他们各自好的学习方法代为交流,促进他们的学习劲头。
    《代数》考完了。
  《汉语》考完了。
  《几何》、《物理》、《化学》、《地理》、《历史》、《动物》都先后考完了。
  这一天下午是考《文学》,这是期末考试的最后一科。监考的是任课的班主任于桐老师。
  教室里,静悄悄的,除了同学们低头趴在桌上用钢笔写字的“唰唰”声,只有前后两个大火炉里“啪啪”的煤块爆燃声和“唿唿”的火焰燃烧声,要不就是于老师隔一段时间掀开炉子盖,添上几铲煤时短暂的铁器撞击声。
  120分钟的考试时间还没用上一半,朱翊就把包括那篇要求不少于800字的作文在内的《文学》卷子答完了,但因为是于老师监考,他不“敢”早交卷,所以只得百无聊赖地闷坐在座位上,一边假装检查卷子,一边在心里盘算着这次期末考试各门功课的成绩可能得多少分,能不能在和惠珺她们的“较量”中胜出……
 这时,一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坐在朱翊前排的惠珺因为一条发辫垂到胸前感到不便,习惯性地向后一甩,然而却在不经意间甩到了坐在她身后座位上的朱翊脸上,又因为她正在聚精会神地答题、写作文,并没有发现自己那心爱的长辫子已经给自己“惹”了祸,只是回头歉意地笑了笑,又去忙自己的考试了。
  朱翊先是一惊,下意识地用手捂住了自己火辣辣的右脸颊和已经溢满泪水的右眼,紧紧地咬着下嘴唇,用那只没有受到伤害的左眼,盯着还在惠珺背后晃来晃去的那两条黝黑发亮的辫梢,在心里暗暗地发狠:
   “哼!丫头片子,看我怎麽整治你!”
    揉了揉眼睛之后,他放下手,把已答好的《文学》卷子放在桌上,从书桌里拿出当时用以复写、临摹的又软又薄的绵纸,低下头,先把绵纸裁成一条条细条,再精心地搓成纸绳。纸绳搓好后,他先往讲台前看了看,于老师正坐在椅子上看书;再看看周围的同学,都还在埋头答卷。没有一个人注意他!于是,他轻轻地伸出右手把惠珺背后右侧的辫子拉过来,再轻轻地用纸绳把那条辫子拴在她坐椅的后背上。
  这一切做完之后,他看着自己的“杰作”,抿着嘴无声地笑了笑。
  这时,教室外面已经有动静了,是别的班已有同学交卷了!于是,他一手拿出书桌中的小皮球,一手拿着卷子,在全班第一个交了卷。于老师看了看表,发现时间刚刚过去一半多一点,就无声地指了指卷子问朱翊,意思是“你检查过了?”朱翊也无声地点了点头,意思是“我检查过了。”于老师笑着摆了摆手。朱翊走到门口,又回头看了看还在埋头答卷的惠珺,坏笑着,若无其事地开门冲了出去。
  过了几分钟,惠珺收拾起桌上的文具,又从头到尾把试卷仔细检查了一遍,改了几个字,拿起卷子站起来,但刚刚迈出脚去,便把系着一条长辫子的椅子拖了起来,疼得她发出“哎吆”一声痛苦的惊声尖叫,紧接着眼泪就像开了闸的渠水一样流了出来……
  全班没有交卷的同学都被惠珺的惊叫声吓了一跳。当他们抬头看见她正双手捂着头,一条辫子拖曳着椅子时,一些男生又发出了一阵并非恶意的笑声。
  于老师走到惠珺面前,帮她把纸绳解开,生气地问:
   “谁干的?”
  没有人回答。
  于老师问与朱翊同桌的文娟:
   “是不是朱翊?”
  文娟看了一眼哭得梨花带雨的惠珺,低下头去说:
   “我看见惠珺甩辫子打了朱翊眼睛一下,是不是朱翊把惠珺的辫子系在椅子上的,我没看见。可能……”
  结果,考完试以后,于老师把朱翊叫了去狠狠地批评了一顿,并让他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给惠珺道歉。这还不算,还在朱翊本学期的操行鉴定上给了个“可”。这可不是件小事!操行,就是现在的“德”呀!当时,操行的评定分四级:优、良、可、劣。操行评为“可”,就是班级里的差生了,要是评为“劣”,轻的要受到处分,重的那可就要取消学籍了。
  这样一来,在两个人之间的“较量”中,朱翊在学期的“德、智、体”综合评定上,就被惠珺远远地拉下了,成了一个无奈的“失败者”。

      八

  放寒假了,住校的同学都回家了,只是把学校文娱队的三十几个同学留了下来,排练节目,准备春节后正月里参加县里的文艺汇演。
  也算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吧,由于他们两个人首次二重唱的成功,这次学校文娱队让他们二人第二次合作:共同排演黄梅戏《打猪草》。起初,在排练的过程中,由于“辫子事件”使两个人心里总是有点疙疙瘩瘩的,你不找我说话,我就不和你搭言,除了在一起对台词、练唱腔之外,谁也不搭理谁。负责文娱队的音乐课王老师看自己喜欢的两个学生“老死不相为往来”的样子,心里发笑,便故意地让他们两个共同去办一件又一件事情。
   “朱翊,你和惠珺上我办公室把手风琴和乐谱架子拿来,我先给你们两个排练。”
  到王老师办公室后,惠珺去拿放在办公桌旁的手风琴,刚要背起来,却让背后的朱翊伸手抢了过去,背起来头也不回地走了。惠珺笑一笑,拿起桌边的乐谱架子,尾随而去……
   “惠珺,你和朱翊去给大家把开水桶抬来。”
  两个人又是一先一后到伙房。师傅们早已把开水桶准备好了,朱翊拿过扁担,穿过水桶提手,面无表情地示意让惠珺在前边。结果是惠珺在前,身后的扁担有二尺多,朱翊在后,身前的扁担不足一尺。方便又让给了惠珺……
  为什麽这样做呢?用朱翊自己的话说:“我是男子汉‘大丈夫’,不和‘小丫头’计较!”
  其实,这时在两个人的心里早已经没有什麽芥蒂了,只是碍于面子,谁也不想主动服“软”,对已经过去的事说一声“对不起”而已。
   朱翊这时已经十五岁了,正处于男孩子的变声期。就在学校校长、老师要审看节目的前几天,《打猪草》排演到“郎对花,姐对花,一对对到田埂下……”这一最精彩的片断时,他的嗓子突然哑了,几乎连话都说不出声来了……
  他用手抚着自己的嗓子,急得满头冒汗,失神地站在那里……
  这时,从朱翊身后伸过来一个印有“送给最可爱的人—中国人民志愿军”字样的白搪瓷缸子,里面是微微发黄的热水。他回头一看,是惠珺,她双手端着茶缸,像红苹果一样红晕晕的娃娃脸上,扑闪着两只含着笑意象在说话的圆圆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就像夏天挂在家里屋门外边的草珠帘子一样在俏皮地眨动着……
   “给你,把这些泡着‘胖大海’的水喝了。”
  朱翊望着冒着热气的白瓷茶缸,他感觉到自己的心就像是在浅黄色的水中浮动着的、泡涨了的那几枚“胖大海”一样,忽忽悠悠地跳动着,心里边就像翻倒了“五味瓶”似的,苦辣酸甜咸,什麽滋味都有。但总起来讲,一个是感动,而更多的则是内疚……
   “喝吧!对你的嗓子有好处。”
  那珠帘后面的两汪清澈的潭水里传递出的是纯真的关怀,就像是一个大姐姐关护着自己的小弟弟。
  朱翊伸出了一只有些颤抖的手,接过了那在他感到沉甸甸的大号白色搪瓷缸子,害怕让惠珺看到自己眼中已经盈盈欲坠的泪水,一仰头,用缸子遮住脸,“咕嘟”、“咕嘟”把那杯不凉不热正可口的“胖大海”泡的水喝了下去,但不争气的眼泪,却扑撒扑撒地顺着鼻侧流了下来……
  借着擦抹嘴角、唇边水渍的机会,他用袖子同时抹了一把眼睛,然后用双手把缸子还给惠珺,有点哽咽地说了一句:
   “谢谢你!”
   “谢什麽?!”惠珺接过缸子,抬眼望了感动中的朱翊一眼,脸红了一下,但瞬间就恢复了正常。她用手理了一下鬓发,大大方方地转过身走到火炉旁边,拿起已经开了、正放在火炉脖子处温着的白铁水壶,又续了一杯水,然后就像她跳“采茶扑蝶”舞时的那只蝴蝶一样,轻盈地“飞”了回来,一双像汪着水一样的大眼睛盯着朱翊说,“这‘胖大海’泡的水是最养嗓子的了!听说那些演戏、唱歌的演员平时都喝这水保养呐!喝吧,今天喝完了,我那里还有不少‘胖大海’,明天再泡。争取利用这两天时间把你的嗓子养好,别耽误咱们参加县里的汇演。”
  朱翊这次是用双手接过茶缸的,他咬着自己的嘴唇,无声而坚定地点了点头。在他的头脑里,像过电影似地闪现出他和她“作对”的一些场面:
  平时总是故意做一些气人的小动作……
  元旦贺年片上画的“小肚鸡肠”和那首伤人的打油诗……
  用绵纸绳把她的长辫子拴在椅子的靠背上……
   一仰头,那微有些涩味儿的淡黄色的温水,顺着他的喉管温柔地流了下去,他感受到了她那大姐姐般的母性的温柔,心里暖暖的,强忍着不再让盈在眼眶里的泪水流下来……
  从这一天开始,惠珺和朱翊这两个在老师和同学们心目中的优等生之间的芥蒂消失了,横亘在他们两人间的那堵互不服气的“墙”轰然倒塌了!也就是从那一天开始,两个人从惺惺相惜,成为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而年龄稍大一点的惠珺,俨然以大姐姐的姿态,处处在暗中呵护着朱翊,朱翊也心甘情愿地当起了小弟弟。
  在参加汇演的前两天,朱翊的嗓子完全好了。但有一点变化的是,原来那清脆的童声变了,变成了青春韵味十足的男高音了,配着惠珺那亮丽的民族女声,更显得相得益彰,珠联璧合了。汇演中,他们演出的黄梅戏短剧《打猪草》,获得了表演一等奖,并被县文化馆选为参加农历正月十五元宵节“庙会”的公演节目之一。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1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