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兵油子的第二博客

老兵新传(二)

 
 
 

日志

 
 

(原创-中篇小说)逝去的青春(3)  

2015-01-16 15:39:40|  分类: 文苑幼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中篇小说)逝去的青春(2) - 老兵油子(2) - 老兵油子的第二博客
 

  

  很快地,一九五七年的元旦就要到了。那时候不像现在,各种印刷精美的贺卡比比皆是,有平面的,有立体的,还有的里面夹着的立体小人儿能发声说话、唱歌跳舞的。再说就算是有,在那个清贫的年代,他们这些学生也买不起呀!所以,凡是在这个时候的课余时间,各年级各班的同学最普遍的课外活动就是自己动手制作贺年片。这些贺年片虽然比不上现在的贺卡那般华丽,但那上面的每一道笔划、每一点色彩、每一幅带着稚气的画、每一个充满情谊的字,都浸透着制作者的心血和劳动。送给谁,谁也会十分珍惜的。
  初二四班制作贺年片最出色的是惠珺、文娟几个女生,她们先在图画纸上画上各种图案,再把各色毛线头抽出细茸,粘在图案上面,使那些花啊、草啊、小兔子、小鹿们……一簇簇一丛丛一个个一群群充满了青春的活力和蓬勃的生机。
  可能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吧,惠珺送给朱翊的是有一幅龟兔赛跑图案的贺年片,上面写着:“朱翊同学,祝你新一年跑得更快!”而朱翊送给惠珺的贺年片粘的则是他从画报上剪下来的一个很瘦的、抚着自己腹部的小女孩儿在给小鸡喂食的图案,上面写着:“祝惠珺同学新一年万事如意!”外加一首打油诗:“小鸡仔,喳喳喳,丫头喂鸡把米撒,盼着鸡仔快长大,可惜米粒掺着沙。”两个人互送的贺年片寓意都非常清楚,明眼人一看就明白,:这个是说,你不要骄傲,没什么了不起的!那个是说,你是“小肚鸡肠”,小气鬼一个!
  这样一来,惠珺对朱翊的“怨”气便又深了一层。她“咬”紧牙关,“狠”下心肠,要在期末考试时压倒朱翊!
  但世事无常,你越是烦谁,老天就要安排你和谁接近。在准备班级的新年晚会时,于老师“指定”惠珺和朱翊两个人联合出一个节目。
  没法子,惠珺只得“屈尊”去找朱翊商量,看两个人到底出个什麽节目好。实际上于老师一说,她就在心里打好了“小算盘”:当时,正是中国和苏联友好,一切都“向苏联老大哥学习”的“一边倒”年代,用现在的话说,那时最时尚的就是苏联电影和苏联歌曲,特别是表现苏联卫国战争时期俄罗斯人民革命英雄主义的歌曲,就像现在的什麽《两只蝴蝶》、《三节棍》一样,在当时的少男少女们中间特别流行。因此,不管那个圆圆脸小男孩儿同意不同意,她都决定要唱几首苏联歌曲。如果他不会,正好,她就自己独唱。这样,也算是出了一口“怨”气。
    “朱翊,于老师让咱们俩出一个节目,你说出什麽好?”
     “你是班长,又是文娱委员,我听你的。”朱翊摆出一副“你说怎麽办就怎麽办”的无所谓的架势。
   “那就准备几首苏联歌曲吧。”
   “行!你说唱什麽吧。”朱翊说话的言外之意很清楚,那就是,唱什麽,随你点,我“奉陪”就是了。
   “那——就准备《喀秋莎》、《小路》和《纺织姑娘》三首吧,最好再分唱两个声部。”惠珺又给朱翊出了一个难题。
   “好,我就唱二声部,你唱一声部,我配合你。”朱翊又是不以为然地接了“招”,并且还显得那麽“大度”。
  其实,二声部朱翊根本没唱过,他是“瘦驴拉硬屎”,勉强接“招”,为的是显显他的男子汉派头儿。当天晚自习,他只上了一节,第二节就跑去找音乐老师王松岩去了。王老师毕业于省城的音乐学院,也是由省城分配到这个偏远的县份来的。从朱翊转学来之后,他就注意上了这个活泼、乐观、有点艺术天分而又顽皮的孩子了,又因为同是从省城来的,对他还有点偏爱。朱翊找王老师,一是想让他帮助自己练习这三首歌曲的第二声部,二是想请他给伴奏。
  王老师很痛快地答应了。从那之后的一个星期的课余时间,学校的球场上就没有了朱翊的影子,而音乐教室里,却老是回响着雄浑而柔婉的手风琴声和一个男童圆润的歌声,有时还是男女声二重唱。
   
  六

  初二四班这两部分同学的斗气,在一九五六年最后一天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
  一九五七年元旦前夕,全校各个班级的教室都布置得五颜六色,充满迎新的喜庆气氛。初二四班的教室当然也不例外。迎门的黑板上,是用彩色粉笔写的“恭贺新禧”四个大字,周边是各种花卉、小动物的图案,什麽二方连续、四方连续,凡是在美术课上学到的,都让他们尽量充分地展现了出来。在黑板对面的墙上,是班委会新出的一期迎新专刊。就像是出专刊的美术课代表程信故意恶作剧一样,在专刊的正中间把惠珺写的一篇小散文和朱翊写的一首诗歌并排放在了一起。而在班级里对这两篇文章的评价也迥然不同,并且很快就形成两种互不相让的“对立”观点:一种说惠珺写“母亲”的散文文笔流畅,文意舒缓,另一种则说朱翊的诗歌虽是写给“老师”的小题材,但却大气磅礴,意境深远。因为总是争执不下,特意请于老师来“点评”。于老师当然明白大家的意思是想让自己当个“裁判员”。他再仔细看了两个自己都很喜爱的学生写的文章之后,给的评价也是一个“半斤”,一个“八两”(当时,在我国还存在十六两一斤的杆秤),不偏不倚。这既让“两派”观点的同学都感到失望,但同时也感到满足。因为毕竟双方是打了个“平手”,所以都寄望于元旦联欢晚会了。
  晚饭后,初二四班的班委们组织大家把课桌摆在教室的四周,上面摆着用全班同学捐出来的班费买的花生、瓜子和糖果,中间空出的方形场地上,彩纸剪出的彩链在空中交错成一个大十字花。美中不足的是,教室前后的两个大铁炉子,给整洁、喜庆的教室造成了一个不小的缺憾。
  晚会开始之前,于老师陪着学校的刘校长和教导处的姚主任来到了自己的班级,这给了全班同学们一个惊喜。当惠珺宣布初二四班迎接一九五七年元旦晚会开始以后,蕴藏着欢笑和希望的热烈掌声和锣鼓声同时响了起来。
  欢笑,写在每一个刚进入花季、还带着稚气的男孩、女孩的脸上……
  希望,藏在每一个对成长、对前途都充满着无限向往的学生心里……
  第一个节目是全体人员的大合唱:《歌唱祖国》。“五星红旗高高飘扬……”这发自肺腑的歌声,抒发了每个中国人的心声,哪怕是襁褓中的婴儿,在他们妈妈的脸上也可以读出“幸福”二字来!这幸福来自于党和政府策划的第一个五年计划、来自于农业合作化的深入发展、来自于“老大哥”援建的150多项工业化建设项目的陆续建成而得到加强的国家的实力……
  每个同学心里都在想:没有新中国,我能上中学读书吗?
  第二个节目是学校文娱队的舞蹈:“采茶扑蝶”。为什麽学校文娱队的节目要先在初二四班演出呢?因为跳舞的八个女生,有五个是初二四班的,其中领舞的扑蝶小姑娘就是惠珺,文娟也在其中。以那时中学生的欣赏水平来看,在悠扬的民乐声中,采茶女那曼妙的舞姿,悠然的神态,让观赏者无穷回味,惠珺和蝴蝶相戏相扑的少女情趣,活泼身姿,跃然于场上,是那麽细腻真实,那麽温婉。
  节目赢得了第一个满堂彩!
  暗中“较量”的天平,向惠珺一方倾斜了。
  但当场中由朱翊和程信两个人领衔的八个男生的散文诗朗诵出场以后,那帮男生们又是鼓掌,又是吹口哨,气氛又热烈起来。他们朗诵的是苏联著名作家高尔基的《海燕》:“在苍茫的大海上,狂风卷集着乌云。在乌云和大海之间,海燕像黑色的闪电,在高傲地飞翔……”领诵的朱翊和程信一个装“海鸥”,一个扮“企鹅”,一个模拟“乌云压顶”,一个表演“黑色闪电”……八个人合在一起,那铿锵有力的的声音,整齐划一的动作,让人平添一种战胜艰难困苦的勇气和力量。
   “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又是一个满堂彩!
  天平趋于平衡,“较量”仍在继续。
  最后一个节目,是由惠珺和朱翊共同演绎的二重唱。当王老师柔婉的手风琴前奏曲响起之后,惠珺清脆的女声主旋律,在朱翊略带些童音的二声部伴唱下,简直就是天籁之音,在热烈、红火的教室里绕梁回旋。在同学们眼前,仿佛展开了一片一望无际的雪野,投身卫国战争的俄罗斯各族青年们,顺着蜿蜒伸展的林间小路,听着在峻峭山崖上放歌的卡秋莎的歌声,伴随着摧枯拉朽般怒吼的“喀秋莎”火箭炮的射击声,高喊着“为了祖国!为了人民!为了斯大林!”,冲向法西斯侵略者的营垒……
  当手风琴和歌声的尾音同时嘎然而止以后,那配合得珠联璧合的歌声仿佛依然在大家耳畔回响着……
  整个教室里静悄悄的,只有两个火炉里猎猎燃烧的煤炭发出的“哔哔剥剥”的响声……
  这样持续了足有十几秒钟,才突然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夹杂着口哨声……
  又是一个满堂彩!
  又是一场平局的“较量”!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1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