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兵油子的第二博客

老兵新传(二)

 
 
 

日志

 
 

(原创-中篇小说)逝去的青春(1)  

2015-01-14 16:52:37|  分类: 文苑幼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中篇小说)逝去的青春(1) - 老兵油子(2) - 老兵油子的第二博客

              这是我写的第一部小说,初稿于一九九五年。曾在我的博客上推出过。后来做了
       一些修改后在《江山文学》网上被推荐为精品。现重新在这里发出,请大家多提宝贵
       意见,帮助我修改、完善。谢谢!
                                                               ——写在重新推出之前对博友们说的几句话
 
 一

  从滨海城开来的火车进站了。
  她那一双大大的眼睛,忽闪着长长的睫毛,满脸焦急地在下车的人群中搜寻着、搜寻着,特别是每当有年轻的军人出现在眼帘中时,她的脸上就会出现一抹红晕,等待着、等待着,直到这位军人走过她站立的地方,“哦,不是……”于是,她俊秀的面庞上就会写一脸失望,让人望她一眼,都会产生“我见犹怜”之感。

  她在等谁?是谁让她这样牵肠挂肚?
  站台上的旅客早已上车的上车、出站的出站,唯有她还独自手握着那一小片硬硬的纸板站台票,在站台上踟蹰,东望望,西看看,可能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在这空荡荡的、除她之外几乎空无一人的几百米长的站台上,她到底还在等待着什么……
  从她所在的医学专科学校放暑假的第一天开始,她就到这个煤城火车站,来接这每天一趟从滨海城开来的火车了。可从第一天开始,失望就伴随着她,但第二天、第三天……还是这个时候,她又来了,又充满希望和期冀地来接她心中期盼着的那个曾经的“圆圆脸小男孩儿”。
  今天,这已是她第十次从热切的期待,跌落到失望的谷底了……
   “姑娘,今天又没接到?”
  火车站那位卖食品的大嫂,推着车走到她的身边,充满同情地问了一声。这已是大嫂连续第十天看到这个长着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有着一副甜甜的娃娃脸、梳着两条垂到腰际的大辫子的女学生模样的姑娘来车站接人了。
   “没接到。但……他一定会来的!”
  姑娘低声回答。但是,她那两只刚才还显得空灵的眸子,这时却闪射出那麽坚毅的火花。她望着远方天际上夕阳斜照时变幻出的火烧云,那云,在蓝天上燃烧着,像是要把整个苍穹都染得一片火红似的;那云,多麽像这时姑娘沸腾的心!沸腾着渴望,沸腾着思念,也沸腾着无限的信任,更沸腾着少女那颗深深在初恋中幸福着的心……
  卖货大嫂看着姑娘,被她的痴情所感染,推车走过去时,口里也叨念着:
   “功夫不负有心人。姑娘,他会来的,一定会来的!”
  站台上全空了,就只剩下姑娘一个人了。
  出站口验票的铁路客运女服务员没有催促她,充满同情地看着她,静静地站在那儿等着她。
  等待,等待,姑娘的等待已经延续了整整三个年头了。她根本不在乎她心中镌着的那个圆圆脸儿、调皮的小男孩儿来或是不来,只要她自己的心中有他,她就是幸福的、快乐的,她的生活就是多彩的、生动的。即使是在这样的连续的自然灾害之年,心中有了他,就是吃不饱饭,她也是充满了希望的!
  她对验票的女服务员道了声“大姐,对不起”,走出了火车站的栅栏门。
  晚霞映照着姑娘纤秀的背影,那一身洁白的连衣裙,被映成了浅粉色,白色的球鞋也成了浅粉色,油亮的黑发也像镀上了一层粉色的光晕,在腰际的两条长辫辫梢上系着的花蝴蝶结,也在粉色的光影里跳跃着、飘舞着,就像她当年跳采茶扑蝶舞时追逐的蝴蝶……
  姑娘的步子是轻盈的,同时也是坚定的,从步履中你便可以知道:明天的这个时候,她还会再来!不管那个圆圆脸儿的小男孩儿来与不来,她都会来!因为在她的心中有“他一定会来”的这种信念,所以就让姑娘充满幸福而甜蜜的憧憬……
   
   二

  她叫惠珺。她认识那个“圆圆脸小男孩儿”是在初中二年级上学期临近新一年元旦、快到期末考试的时候。早几天,她就听班主任于桐老师讲,班里要来一个新同学,是从省城来的,是一个姓朱的小男孩儿。和她同岁,但要小她几个月。
  这也许就是人们常说的“千里有缘来相会”吧,她和他的第一次见面,还真的颇有些戏剧性。
  那是那天下午的第一节课,是班主任于老师的《文学》课(当时把《语文》课分劈成《文学》和《汉语》两门课程)。上课铃已经响过了,从不误课的于老师却还没有来。作为值日的班委成员之一的班长兼文娱委员的惠珺,急忙到“文学教研室”去找,别的老师告诉她,于老师在学校教导处姚主任那里。等她赶到教导处,姚主任说,于老师带着你们班新来的朱翊同学刚走。
  当她气喘吁吁地回到教室时,于老师正在讲台上向班里的同学介绍这个新来的同学。当时,在她的小心眼儿里就有了一点点“怨”气,“怨”这个新同学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赶在这个时候来,让她白跑了一趟腿儿。当她带着微微的气喘坐在座位上时,于老师已经介绍完了那个叫朱翊的新同学的情况。
   “惠珺,你到前边的那个空位上去,让朱翊同学坐你现在的座位。”
  她不情愿地站起来,把书桌里的文具归拢了归拢,挪到前边的座位上,一不小心把桌面上的墨水瓶碰下了桌子,又恰好重重地砸在那个叫朱翊的小男孩儿的脚上。
   “哎呦!”可能是出于意外,所以挨砸的朱翊惊叫了一声。
   “怎麽了?”正在写板书的于老师回过头来问。
   “墨水瓶……砸到我脚上了。”朱翊喏喏地说。
  同学们都笑了,教室里的气氛顿时活跃起来。
   “好了,快坐下来,开始上课了。”于老师也忍不住笑了,但随即把教室内的气氛控制住。
  她坐下了,心里的怨气却又加重了。她打心眼儿里不愿离开原来的座位。其原因之一是因为她原来的同桌是一个叫文娟的女生,和她差不多大小。文娟的父亲和他的父亲同在这个县的粮食局工作。惠珺的父亲是副局长,文娟的父亲是股长,是她父亲的下属。她们俩从小学起就在一个班里,一直是同桌。上初中以后,她多次找班主任于老师,才争取到仍然和文娟一个桌。由于她们就读的这个县一中,离县城较远,在校的学生基本上都是寄宿生,她和文娟在宿舍里的床位也是紧挨着的。可这个朱翊一来,就把她和自己最要好的朋友在教室里分开了,怎麽不叫人生气呢?!其原因之二是因为她现在要去的那个座位原来只有一个男生,而且据说是已在乡下结了婚的男生!整天傻愣傻愣的,动不动就“我媳妇怎样怎样”的,真叫人烦得慌。全班没有一个同学(包括男同学在内)愿意和这个叫杨喜财的人同桌!可偏偏自己倒霉……这都是因为这个叫朱翊的圆圆脸儿小男孩儿惹出来的!所以,在惠珺的心里怨气又加了一重。虽然刚才把墨水瓶扫下去不是故意的,但看到他受到惊吓的样子,她的心里还是不由地得意了一下,暗暗说了声:“活该!”
  于老师开始讲课了。
   “今天讲的是亚洲首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蜚声世界的印度著名作家、诗人、社会活动家泰戈尔的一首诗。他获得诺贝尔奖的长诗诗名叫《吉檀迦利》。在那首诗里,诗人以优美的抒情格调和秀丽的诗句,通过与假想中的‘神’的交流,抒发诗人对自己祖国和民族炽烈的热爱,以及对自由和民主的无限向往。”接着,他便声情并茂地背诵起我国著名女作家冰心翻译的这首诗中的一个片段:
   “……在那里,心是无畏的,头也抬得高昂;
  在那里,知识是自由的;
  在那里,世界还没有被狭小的家国的墙隔成片断;
  在那里,话是从真理的深处说出……”
  同学们都睁大了眼睛,聚精会神地听着……
   “好了,我不再背下去了,大家如果有时间,可以到图书馆去把《泰戈尔诗集》借来看看。咱们还是来讲课文。在咱们课本上这首诗的一开头,就是虔诚的‘顶礼啊!顶礼!’充分显示了诗人对自己祖国和故乡的无限热爱。他爱故乡的山、故乡的河、故乡的蔗林、故乡的村落和故乡的老人、孩子……”
  于老师讲的课,在同学们的眼前展现出了一幅让人神往的亚热带风情画,伟大诗人那爱国爱乡的赤子情怀也在敲击着同学们尚显稚嫩的心灵。
   “同学们,你们知不知道,我们中国有没有得过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于老师问大家。
  满教室里只有那个新来的圆圆脸儿小男孩儿朱翊和惠珺两个人举了手。
  于老师让朱翊发言。
   朱翊站起来答道:“没有!”
   “为什麽?”
   “因为帝国主义势力仇视我们。”
   “好,请坐下。”于老师赞赏地点了点头,接着非常激昂慷慨地说,“我们中国有五千年的文明史,对世界文明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伟大贡献。除了闻名于世的火药、指南针、造纸术、活字印刷术这四大发明外,仅就文学艺术方面来说,我们古有诗经、乐府、唐诗、宋词、元曲、杂剧,有孔子、孟子、老子、荀子,有李白、杜甫、白居易,有苏轼、王实甫、施耐庵、吴承恩、曹雪芹,近现代又有鲁迅、郭沫若、老舍、曹禺、茅盾……等等,不胜枚举!虽然在诺贝尔奖的名单中没有中国人的名字,但中华五千年的文明是任何人也抹煞不了的!我们不是‘东亚病夫’!我们是已经醒来的‘东方睡狮’!”
  四十五分钟很快地过去了,就在下课铃即将响起的时候,于老师说了下面一段话:
   “同学们,印度的文化是有着悠久的历史的,和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同样都是人类文化宝库中的瑰宝。今天晚上,学校在操场上要放映印度电影《流浪者》。看了电影以后,同学们都要好好想一想,‘法官的儿子还是法官’、‘贼的儿子还是贼’这样的说法对不对?而电影中法官的儿子又为什麽变成了贼?”
   这时,那个新来的圆圆脸小男孩儿举起手来。
    “朱翊同学,你有什麽问题?”于老师问他。
    “老师,《流浪者》电影,我在省城时看过了。”
    “那好,你可以在看时给看不明白的同学讲解一下。下课。”
  说来也真巧,和于老师说“下课”二字的同时,下课铃声响了。
  同学们都跑出了温暖的教室,只剩下惠珺和朱翊两个人还在分别整理着各自的书桌。在惠珺的心里,还对刚才朱翊在课堂上最后的发言耿耿于怀:
   “哼!不就是看过一部破电影嘛,有什麽了不起的!”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1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