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兵油子的第二博客

老兵新传(二)

 
 
 

日志

 
 

(原创-散文诗)我心中永远的茅屋  

2014-05-30 21:17:32|  分类: 诗坛心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散文诗)我心中永远的茅屋 - 老兵油子(2) - 老兵油子的第二博客

  

                                  我心中永远的茅屋

                                      ——童年的回忆
                                                            
          我的记忆里,有一座难以忘怀的茅屋。虽然仅仅在那里居住生活了三年,那茅屋却在我的心底里常驻。
        那还是人民共和国诞生的前一年深秋,大半个中国还弥漫着人民解放的硝烟和尘雾,我们全家随着爸爸他们东北野战军兵工厂进军华北的路上,住进了当时热河省承德市近郊的一个叫牛圈子沟的山沟沟,我也就住进了那座茅屋。
        这是一个贫穷的农家小院,用几根枯树枝扎起来的篱笆,坐北朝南是非常简陋的几间茅草房,夯土的墙,用茅草苫起来的屋顶,它们的主人是一家贫苦的农户。这一家夫妇两个,有一个比我大两岁的女孩儿,还有一个和我同岁但小两个月的男孩儿,我管她们的妈妈叫刘婶儿,管她们的爸爸叫刘叔。
        第一年,我还没有上学。在这一年的时间里,我们三个孩子算是玩儿疯了。我爸爸妈妈上班了,她们的爸爸妈妈出去干活了,这个院子里就是我们的天下了。叫兰花的姐姐,管得她弟弟小福很严,对我却百般地呵护,本来是我欺负了小福,她却要责备弟弟,说我被小福欺负。一次,我和小福上房掏麻雀把茅草弄掉了一大片,她怕大人回来责罚,就上房去修补,费了好大劲也没有补好,却刮破了胳臂的皮肤。刘叔回来问,她说是她不小心掏鸟弄的,给我们打了“掩护”……
        第二年,兰花、小福和我一起上了学,我们一起去一起回,一起做作业,一起玩耍……少年时无忧无虑的生活,至今想起来还是倍感幸福。中午,我们放学回家,刘婶早已把饭给我们热在了锅里,那黄澄澄的小米干饭,看上去就让人食指大动,想要赶紧吃几口吞下肚。兰花姐总是先给我和小福一人盛满一大碗,再给我的碗里偷偷地掺入一筷子练制好的白白的荤油(猪油),再倒一点酱油,拌好交给我,然后拉着弟弟躲到旁边去吃。那时的我,还不大懂得谦让,吃着兰花姐递过来的荤油拌饭,总会感到一股热流冲撞着胸腹……春天,我们一块儿游春远足,我和小福会把一朵朵五颜六色的野花插上兰花姐的头;夏天,我们和邻居的孩子们会玩儿“娶媳妇”,作为新媳妇的兰花姐,红扑扑的脸蛋会红得像一块儿红布;秋天,我们到收割完的田里去拾柴草和捡地里遗留的谷物;冬天,我们会用筛子到雪地里去把贪吃的老家贼(麻雀)“抓捕”……
        第三年,爸爸转业了,我们进城了,搬离了那给过我无限欢乐的茅屋。搬家的头天晚上,我和兰花姐、小福在院子里坐了半宿,谁也不愿意回屋,直到月亮升到了当头,才依依不舍地分手。我们三个人,全都是泪眼模糊……
       从那以后,我的梦里就经常出现那几间破旧的茅屋。
       四十多年后,我有幸重返承德那座山城,也到牛圈子沟去看过,但那里早已是“旧貌换新颜”,再也看不见那简陋的茅屋了。我默默地在心里问:兰花姐姐、小福弟弟,你们生活可幸福?家庭可和睦?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1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